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曾经因为工业革命而走向全盛
* 来源 :http://www.yjyufeng.com.cn * 发表时间 : 2018-09-10 05:00 * 浏览 :

0荐闻榜

澳公平就业委员会敦促劳资双方在21天内达成协议,否则双方将面临约束性仲裁决定。

(《外滩画报》,

“这就像澳大利亚的‘占领华尔街’运动。大家为了他们认为更好的世界聚集在一起,发出他们的声音,这是人类一项重要的民主运动。”杰纳指出。

“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劳动力之一,热爱自己的职业,辛勤工作,乐于奉献。他们的努力使澳航跻身世界上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列。”杰纳说,“但管理层却不珍惜自己手下的专业技术人才。”

和该国其他工会一样,运输工人工会属于独立的社会团体,进行过注册,受国家法律保护。它的宗旨是“代表和维护工会会员的利益,使他们享有较好的薪资、工作条件,适宜的工作时间和对安全健康的保障,同时帮助打造一个更安全、公平、成功的运输行业。”

据估算,此次停飞事件使澳航损失7000万澳元。没有赶上父亲葬礼的儿子、耽误了手术的病人、失去商机的生意人、额外支出上千澳元用于改签和住店的乘客、回不了国的英联邦成员国首脑……停飞让公众将怒火全部集中到澳航身上。

然而,多轮谈判每每不欢而散。在乔伊斯看来,工会的要求既过分又不可理喻。

有乘客在滞留机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为拥有澳航这样的企业感到羞愧,以后再也不愿乘坐澳航的飞机。澳航此举也进一步恶化了与工会的关系,使双方日后达成和解难上加难,可以说造成了“双输”局面。

航空机械师工会领导人史蒂夫.珀维纳斯(stevepurvinas)告诉记者,他还会定期将重要通知和一些声明放在youtube上,供会员观看。

经政府授权,澳大利亚公平就业委员会(fwa)出手干预,要求航班必须于10月31日重新恢复。在停飞的48小时内,约有600多个航班被取消,造成约7万名旅客滞留多个城市,最远的包括洛杉矶、伦敦和曼谷。

10月31日,澳大利亚运输工人工会秘书长托尼.谢尔顿(tonysheldon)表示,如果工会与澳航无法达成劳资协议,而法院最终的裁决对澳航有利,那么运输工人工会可能考虑采取静坐抗议、封锁道路等行动,向政府施压。“如果法律不能做到公正公平,那么‘不合作抵制运动’就是对抗有钱、有权阶级的唯一武器。归根到底,工人们至少拥有撤回自己的劳动力的权利。”

“争论的核心在于,澳航拒绝提供其他数百家公司——包括航空业企业为工人提供的同等程度的工作保障。”运输工人工会在给乔伊斯的公开信里写道。

改革带来的阵痛是:澳航现有的3.5万多名员工中,约有1000多名将被裁员或外派。为此公司三大工会轮番进行短期罢工,希望赢得时间与资方进行谈判。

“我们会暂停航班,直到工会撤销他们的极端要求,与我们达成协议为止。”他在宣布航班全面停飞时说,“这是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决定,一个艰难的决定。但我们别无选择。那些工会在毁掉我们的决策和品牌。”

在这个全球化和劳务外包的时代,发达国家工会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,美国工会尤其如此。过去10年,美国工会规模大幅萎缩,主要原因是制造业基础的不断削弱。据统计,美国汽车工会人数已经从1979年高峰期的150万人,下降至2007年底的46万人。

在协调和解决劳资关系的问题上,工会一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这场马拉松式的谈判和罢工始于今年3月。“而谈判开始后,又有300人加入了工会,试图通过组织维护自己的权利。”杰纳说。

“他给自己加薪71%,却连其中的3%都不肯分给员工。”约书亚.杰纳告诉记者,“与此相比,工会的要求简直微不足道。”

最早起源于欧洲的工会,曾经因为工业革命而走向全盛,原因是机器大生产使得多数岗位上的工人都不再需要熟练技能,谈判的天平几乎一边倒向资方,从而使工人的维权需求空前增加,劳工组织于是应运而生。

不过,有劳资关系专家认为,澳航管理层在此次较量中略胜一筹。阿德莱德大学劳工法专家安德鲁.斯图尔特(andrewstewart)指出,比起直接与劳方谈判,资方显然认为,透过仲裁更有希望赢得自己想要的薪酬条件,并为劳务外包扫清障碍——在很大程度上,越来越多的劳资纠纷,是澳航为在全球化环境里生存下来造成的必然结果。

这一调整主要基于澳航国际业务下滑、亏损连连的现状——虽然澳大利亚国土广袤,主要城市之间距离遥远,使它比大多数国家更依赖航空运输,但高昂的运作成本以及来自亚洲和中东地区廉价航空公司的竞争,使其国际运输份额不断下降。据彭博新闻社的数据显示,目前澳航在澳国内航线市场的占有率为65%,但在国际航线市场仅为不到20%。

据维基百科介绍,现代工会的主要活动包括:为会员争取福利,包括职业培训、法律咨询等,以前争取的失业、医疗和养老保险等在发达国家已由国家而非企业负责;展开集体谈判,提高会员的工资并改善其工作条件;组织行业行动,即为某些特定目的举行罢工;参与政治,包括推动立法,手段包括发起运动、游说,以及对参选公职的个人或政党(如英澳的工党)提供资金支持。

除官方网站之外,澳航工会另有简讯、公报、期刊,在twitter上也开辟宣传阵地。新媒体的出现使澳大利亚工会运转更有效。

尽管澳航是在经济危机时期仍然能保持盈利的少数企业之一,但日益减少的利润和激烈竞争也给管理层带来巨大压力。

图3:10 月28 日,航空机械师工会领导人珀维纳斯在悉尼澳航年会会场外接受采访。

历史悠久的运输工人工会成立于1888年,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各大城市发展了9万多名会员。这些人是整个澳洲运输业的顶梁柱,维持着包括石油、汽油、垃圾管理、道路运输、客运车辆和物流运输等领域的日常运转——“carryingaustralia”(运载澳洲)是工会的logo和口号。

澳航劳资纠纷长期以来一直存在。今年8月,澳航进行的史上最大幅度的整改和重组,使劳资双方矛盾进一步加剧。乔伊斯瞄准亚洲市场,宣布要在亚洲投资成立一家定位于高端市场的新航空公司,并在日本推出一家廉价航空公司。

工会行政管理层共有10人,约书亚.杰纳是其中之一。他们领固定工资,负责工会的日常运作。其余会员每周需交10澳元会费,享有会员的权力和义务。

他举例说,前几个月有一个墨尔本机场的运输工人被要求调职。在答应减薪25%之后,他才保住了工作。

杰纳告诉记者,运输工人工会在为期8个月的马拉松式谈判中,总共只罢工四小时;航空机械师工会罢工时间从1小时到5小时不等。在工会领导人看来,他们进行的维权是非常柔和的。“你要知道,一旦罢工具有法律效力,工会成员在谈判期间想罢工多久都不受限制。”

更令工人们不满的是,就在乔伊斯叫停航班的前一天,在悉尼举行的澳航年度会议却批准通过了对他的加薪申请——使其年薪提高到500万澳元(1澳元约合人民币6.6元),涨幅高达71%。

据报道,澳航各工会成员的平均年薪在四五万澳元之间。公司提出在今后3年内每年为员工加薪3%,而目前澳大利亚的通胀率为3.5%左右。

这一毫无任何先兆的戏剧性举动,是乔伊斯对此前澳航三大工会——飞行员工会、运输工人工会和航空机械师工会轮番罢工作出的回应。

在运输工人工会(twu)的网站上,一封“致艾伦.乔伊斯的公开信”十分醒目。公开信的开头写道,“尊敬的乔伊斯先生,请为了澳大利亚民众和家庭的利益,公平公正地谈判。”

澳大利亚工会必须经过正式投票表决,才能合法地进行罢工,他们称之为“保护行动投票”(protectedactionballot)。罢工的具体细节如持续多久、是否戴上红领带等等,也由工会内部投票决定。

运输工人的要求是加薪5%,另外提高退休金给付1%。“但目前,工作保障仍是我们最大的诉求。过去几个月,我们一直受到管理层的裁员威胁。”运输工人工会(twu)发言人之一约书亚.杰纳(joshuagenner)在电话中告诉《外滩画报》。

而在运输方式革命和信息革命发生后的21世纪,资方几乎可以将生产放到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进行,劳动力成本的竞争更趋透明和激烈。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,西方工会与资方的永恒斗争恐怕只会变得越来越艰难。

此次参加罢工的工人约3200人,均为澳航员工,负责机场运输、托运和配餐等地勤工作。他们的起薪为每小时20澳元,后根据资历和表现增加,“但仍然跟不上现在通胀的速度”。

有调查显示,从2000年至2010年,美国企业工会的会员人数以每年6.9%至9%的速度递减。美国联邦、州和地方政府的巨大财政赤字,也将导致公用事业部门的工会规模大幅下滑。

“毁掉澳航的百年品牌”也是工会对乔伊斯此举的评价。澳大利亚与国际飞行员协会的副主席理查德.伍德沃德(richardwoodward)说,乔伊斯“彻底疯了”;“艾伦.乔伊斯正把刀架在国家的咽喉上,这是令人震惊的过度反应。”